千等万等,一道圣旨她入宫为后,所嫁之人却不是心之所念。

她一舞倾城,他一见倾心。

她想,从一开始她便不该回来。

他道:“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我愿杀尽天下所有破晓的昏鸦,只为清晨永远不要来临,好与你多待一刻。若卿相许,一生无求。

他和她,是择偶天成的金玉良缘,又或是,命运写定的玩笑捉弄。

清秋长锁,锁的何止是一座清秋殿,锁的是爱恨秋愁贪嗔念,锁的是浮沉颠簸聚离散。也锁住了这一世人的恩怨痴缠。

谱一曲乱世之悲歌,舞一场绝代之风华,赌一局红尘之颠簸,看一世九州之纷繁。

这世上的执念太多,可又有几个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