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炯明背信叛变(1 / 1)

共产党宣言 70周年专题 7083 字 2019-08-23

1922年2月3日,孙中山下令北伐,以李烈钧为参谋长,胡汉民为文官长,朱培德为滇军总司令,彭程万为赣军总司令,谷正伦为黔军总司令。兵分两路:李烈钧率滇、黔、赣各军为第1路进攻赣南和鄂东;许崇清率本部粤军为第2路联合湘军,出湖南,直攻武汉。

陈炯明却勾结吴佩孚,反对北伐,又联合湖南督军赵恒惕,阻止北伐军入湘。他在"库储支绌,亟须统筹收束"的借口下,一次裁兵达20营之多,这对北伐无异于釜底抽薪。陈对于接济北伐的承诺,以两面派的手法,加以抵制。时近半年,汇至桂林的款不足10万,子弹未送一颗。

孙中山率北伐军抵达梧州,电召陈炯明来梧面商北伐问题,却遭陈炯明的拒绝。孙中山再派廖仲恺到广州力劝陈炯明赴梧州与孙中山面商北伐问题,陈炯明仍拒绝前往。

孙中山准陈炯明辞去广东省长、粤军总司令、内务部总长之职,保留其陆军总长一职,令其先返海丰家中休养,以示警告。

4月23日,孙中山返抵广州,即委任陈炯明为北伐军第1军总司令,并向陈炯明表示:"不生异词,必当倚任如前。"他又派伍朝枢、古应芬、居正、廖仲恺、马君武、汪精卫、程潜等到惠州、敦促陈炯明回省城。许崇清、魏邦平、梁鸿楷、李福林、黄大伟、李云复、徐军雁等粤军将领,致电陈炯明,劝其返穗。

但陈炯明拒绝出任北伐军第1军总司令,声称"自今后,息影田庐,躬耕养母。"

陈炯明表面上造成放刀成佛、卖剑买牛的假象,暗地里却积极筹兵备械,图谋不轨,设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诡计。他从广州退回惠州时,就从广州兵工厂、永济火药库及汕尾兵工厂带走大批枪支弹药,并在一个月内,添募40余营新兵,为发动叛乱积极作准备。

孙中山对北伐抱着一息尚存、此志不懈的精神,于5月6日从广州赴韶关督师,设大本营于韶关。他举行北伐誓师大会,发布总进攻令,北伐军分3路6防线,向江西发起进攻。

6月13日,北伐军攻占赣州,直系军阀陈光远弃城而逃。随后,北伐军进据吉安,直逼南昌。

正当北伐军跃马挥戈、节节胜利之时,陈炯明发动了反革命叛乱。陈炯明部叶举、翁式亮、杨坤如等于5月18日率部进入广州,设总指挥部于白云山郑仙祠。要求孙中山恢复陈炯明各职,并罢免伍朝枢、胡汉民、蒋尊簋、廖仲恺、谢慧生、程天斗等人之职,革除许崇清军长职务,粤军全部归陈炯明管辖,否则即以武力解决。

孙中山始终动以至诚,采纳汪精卫的建议,任命陈炯明为陆军总长办理两广军务,所有两广军队,悉归其节制调遣。陈炯明仍以两面派的手法对付孙中山,表示:"愿竭能力以副委任。倘有不听吾命令而反对中山者,吾唯有自杀以谢国人",暗地里却加紧筹饷,并密令叶举诸部接收兵工厂,占领石井军火药库。在粤汉铁路沿线布防,在新街铁路站以南一带抢修碉堡和战壕。

叶举诸部盘踞广州,向财政部闹索饷风潮。孙中山令廖仲恺筹款清还军饷。他们领取军饷后,又故意向省银行强迫兑现,造成挤兑风潮,引起社会秩序的混乱。

乱云飞渡,形势日益险恶。廖仲恺为了稳定广州局势,电请孙中山返穗坐镇,震慑邪气。6月1日,孙中山回到广州,致电陈炯明速来共商大计,陈炯明拒不应命,加紧与吴佩孚勾结。

早在1922年4月初,吴佩孚便偷偷地派人去广东,与陈炯明联系,要陈炯明武力反对孙中山北伐。

而此时,吴佩孚又秘密派人与陈炯明密约:吴佩孚在北方驱逐徐世昌,陈炯明在南方推翻孙中山,然后南陈北吴携手,吴为总统,陈为副总统,共同主宰中国政局。

经反复讨论,陈炯明他们认为,要阻止孙中山北伐,就要断其财源,拘捕廖仲恺,锁住"孙大炮的荷包"。1922年6月13日跨出了最后的一步。6月14日,陈炯明给廖仲恺打来一封电报,假称请廖到惠州领款及协商要事。廖虽然感到陈炯明居心叵测,但为了争取让陈炯明悬崖勒马,于15日如约前往惠州。他刚抵石龙,陈炯明就密电将廖仲恺扣留,旋将廖囚禁在广州西郊石井兵工厂。

同日,陈手下叶举在白云山调动部队,作好炮击观音山总统府和粤秀楼的准备。孙中山接二连三接到报告:"陈家军将谋不轨,请暂作回避。"但孙中山认为,"其存恶劣当不至此"。直到16日晨2时,又有一军官向孙中山报告:"粤军各营,炊事已毕,约定2时出发,并声言备足20万,以为谋害总统之赏金,且言事成,准各营兵士,大放假3日。"

16日3时,总统府的粤秀楼上已听到敌人出发的号音,于是秘书林直勉、参军林树巍、辎重队长陆志云催促孙中山立即离开。孙中山才化装成医生,出粤秀楼,几经周折,到达珠海海军司令部,旋乘小艇到白鹅潭,登上楚豫舰。

叶举指挥陈家军兵分3路向总统府和粤秀楼发起进攻,震耳欲聋的枪炮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敌人一面用步枪、机关枪、大炮向总统府和粤秀楼狂轰乱射,用煤油烧毁粤秀楼到总统府的栈桥,以断孙中山的退路;一面派兵埋伏于总统府四周民房内,以便孙中山乘车出总统府时,加以狙击,企图置孙中山及总统府警卫队于死地。

50多名总统府警卫队员在团长陈可钰、营长叶挺、薛岳、卫士队队长姚观顺等人的带领下,对敌人的围攻,展开了顽强的反击,多次击退叛军的轮番进攻。上午10时左右,警卫队伤亡过多,被迫放弃粤秀楼。叛军放火焚烧粤秀楼,孙中山的著作手稿及珍贵藏书,都被大火吞没。

警卫队为了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孙中山脱险,同敌人激战,到下午3时,叛军仍然无法攻克总统府。4时,叶举请广州卫戍司令魏邦平派出军使马毓藩与警卫队团长陈可钰讲和。正在谈判间,叛军乘警卫队毫无戒备,不顾信义地冲开总统府前面的两层铁门,一哄而进,大肆抢掠总统府的枪弹、财物。

警卫队只好撤退出总统府,为掩护孙中山而留守在总统府的宋庆龄,也在叶挺和孙中山的副官马湘、黄惠龙等人的护送下,脱离险境。

孙中山脱险后,率领永丰、永翔、楚豫、豫章、同安、广玉、宝璧等7舰向大沙头、白云山、沙河、观音山、五层楼等处叛军据点发炮轰击。叛军巡河兵舰也向军舰炮击,静谧的白鹅潭,硝烟弥漫、恶浪滔天。双方激战多时,孙中山才因陆上没有支援,只好率舰退回黄埔。

陈炯明见武力威胁未逞,便指使亲信利用省议会名义,强迫各社团,联名电促孙中山下野。他又致电伍廷芳:"切劝孙公,敝屣尊号,示天下无私。"

伍廷芳不为所动,以总统府外交总长的身份,照会驻粤各国领事,严守中立,勿助叛军。

7月1日,陈炯明派钟荣光持函到永丰舰虚伪地向孙中山表示:"国事至此,痛心何极!炯虽下野,万难辞咎"。"惟念十年患难相从,此心未敢丝毫有负钧座。"但他最后仍要孙中山下野,离开广州。

孙中山对陈炯明严词痛斥。

陈炯明不惜重金,诱贿海军,以分化拥护孙中山的海军力量。心怀异志的海军司令温树德在陈炯明的诱迫下,秘密地与叛军签订了议和条件。他在7月8日晚接受了陈炯明的26万元贿赂后,擅自率领海圻、海琛、肇和三大舰息灯起锚,离开黄埔,驶出莲花山河面。

叛军以为三大舰离开黄埔后,孙中山的座舰永丰舰等就完全暴露在鱼珠炮台的火力监视之下,黄埔后方的海心岗水深仅有6尺,军舰难以通过,后路已绝。鱼珠炮台封锁前路,永丰舰等或困死于黄埔,或葬身炮火之中。

但孙中山早有准备,他事先派人测得新的航道,永丰舰等从容地摆脱敌人炮火封锁,移碇新造村河面与马伯麟驻守的长洲要塞互为犄角,陈炯明谋害孙中山的阴谋再次破产。

不料,海军陆战队司令孙祥夫率部反戈,7月9日长洲炮台为敌人占据,停泊在新造河面的永丰舰等,顿失屏障,处境险恶。

孙中山于10日拂晓,率永丰、楚豫、豫章、广玉、宝壁等舰,开足马力,驶向白鹅潭。沿途遭到叛军猛烈的炮击,永丰舰连中6弹。孙中山命令各舰还击,迅速压制叛军的炮火,舰队终于冒着纷飞的炮火,穿过叛军的层层封锁,驶入白鹅潭。

白鹅潭紧连沙面租界,叛军不敢向舰队开炮。但英国驻粤海关税务司却派人到永丰舰,以白鹅潭为通商港口和毗邻沙面租界为借口,无理要求孙中山撤离白鹅潭。孙中山严词痛斥:"此为我之领土,我可往来自由,决不受无理之干涉。"

陈炯明再次图谋谋害孙中山,派人在永丰舰下布下水雷,幸好潮水退落,永丰舰刚刚掉转船头,未造成伤亡。

陈炯明一计不成,又设一计,他派人在江门装修钢板小轮船32艘,招募敢死队300名,偷袭舰队。又计划贿买孙中山舰队士兵,发炮轰击沙面租界,造成纠纷,嫁祸于孙中山。

孙中山曾在陈炯明叛乱的第3天电令李烈钧、许崇清等北伐军回师广东,讨平叛逆。6月23日,北伐军将领召开军事会议,决定迅速回粤靖难。

7月10日,双方展开正面交锋。由于叛军防御工事十分坚固,双方鏖战多日,成相持局面。7月17日、18日,北伐军向翁源展开猛烈进攻,叛军虽然死命防守,终究抵挡不住北伐军的锐利攻势。

陈炯明调动叛军多部增援翁源。两军在翁源苦战多日,直到7月26日,叛军锐气渐挫,全线开始向韶关退却。北伐军一直追击逼近马坝车站和韶关车站。不料,投敌的粤军一师梁鸿楷部于28日赶来,与连续苦战的北伐军作战。北伐军已疲惫不堪,遂退回火山一线,在以后的几天内,继续后退。

8月3日,北伐军在南雄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分东西两路撤退。许崇清、李福林等部经江西入福建,李烈钧、李明扬、赖世璜等部经湘南进广西,继续讨逆。

8月9日,坚守在白鹅潭的孙中山得知北伐军回师失利,他已是孤军无援,决定离粤赴沪。下午3时,他乘英舰"摩轩号"到香港,次日,改坐"俄国皇后号"赴沪。

陈炯明对与孙中山有联系的国民党人,下令"斩草除根"。于是广州叛军,对国民党党员,大行屠杀,凡与国民党稍有关系者,格杀勿论。李烈钧、许崇清、汪精卫、胡汉民、伍朝枢等在广州的居处财产,也被叛军洗劫殆尽。孙中山的家乡香山也遭叛军洗劫。叛军在香山的残暴凶淫,有史未见。

8月15日,陈炯明由惠州回到广州,僭任粤军总司令。

8月18日,何香凝来到白云山找陈炯明,要他释放廖仲恺,并说:"仲恺有什么对不起你?你们说仲恺帮孙先生筹款,难道仲恺没有帮助过你吗?你在漳州两年多,帮助你的不是仲恺吗?"

陈炯明考虑到贸然公开杀害廖仲恺,于己不利,便下手令释放廖仲恺。

何香凝估计陈炯明要派人暗杀廖仲恺,动员廖仲恺立即离开广州。19日凌晨3时,廖仲恺同何香凝坐小船到白鹅潭,再转大轮赴香港,然后赴上海。

上午10时,陈炯明又派士兵去抓廖仲恺,结果扑了个空。

退往上海的孙中山发表讨伐陈炯明的宣言,历数陈炯明的罪行。为了集中力量消灭陈炯明叛军,孙中山决定利用直系与皖系的矛盾,与皖系合作,利用段祺瑞的势力驱逐投直的福建军阀李厚基。

陈炯明对孙中山无日不在戒备之中,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福建的讨贼军,派叛军直军进攻北伐军。叛军在闽南肆意抢劫财物,污辱妇女,被叛军强奸致死的良家妇女,竟以数百计,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许崇清讨贼军迅速地击溃了叛军,叛军溃退潮汕。人怨甚深的李厚基和直军,同样在惨败之余,退出闽境。

陈炯明把广西方面交给桂军名将林虎,指令桂军第一师刘震寰部和粤军四师归林虎管辖。刘震寰久想取得广西总司令的地位,因而对陈炯明不满,他借口接洽军火问题,到香港同邹鲁密谈,表示加入讨陈队伍,孙中山委任刘为中央直辖桂军第二路总司令。最有势力的沈鸿英部,也不满于陈炯明扶植林虎的作法。孙中山通过岑春煊的关系,将沈鸿英争取过来,委任他为中央直辖桂军第一路总司令。孙中山又把滇军张开儒部争取过来,委任掌握实权的张开儒部将杨希闵为中央直辖滇军总司令。

12月26日,受孙中山委任的中央直辖滇军总司令杨希闵、中央直辖桂军第一路总司令沈鸿英、中央直辖桂军第二路总司令刘震寰及拥护孙中山的粤军等各派代表,在广西大湟江白马庙举行会议,商讨陈战略和合作问题。

白马会盟后,讨贼军迅速向陈军发起进攻。驻守梧州的粤军中级军官莫雄、陈济棠、邓演达等,早与西路讨贼军秘密联系,约定与讨贼军里应外合,因此,讨贼军未费一枪一弹,就收复了梧州。尔后西路讨贼军兵分3路,长驱直入,挺进粤境。

陈军兵败如山倒。1923年1月14日,陈军一师师长梁鸿楷、三师师长陈章甫通电拥戴魏邦平主持粤局。次日,洪兆麟在汕头宣布脱离陈炯明,拥护孙中山回粤。

陈炯明只好于1月15日通电下野,率叶举、熊略等残部,败退惠州。

2月15日,孙中山偕同谭延回到广州,3月1日,建立了陆海军大元帅府,廖仲恺,伍朝枢、谭延分别任财政、外交、内务部长,蒋介石为大本营参谋长,朱培德为参军长。

孙中山回到广州,没有一时安稳的日子,陈炯明在东江虎视眈眈,已归顺孙中山的桂滇军阀也是靠不住的。4月,桂系军阀沈鸿英重演陈炯明的故伎,他接受北京政府所任命的广东督理一职,发动了对广州的攻势,一场新的叛乱开始了。孙中山亲自督战平叛,很快把沈鸿英叛军平定了。沈只身逃往香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炯明乘沈鸿英反叛之机,又来攻击孙中山部。孙中山知道陈炯明不去大患未除,便命各路军队围攻惠州。这一仗,称为东江之战,反反复复,扑朔迷离,东起厦门,西至广州,共打了4个多月,未分胜败。孙中山见陈炯明的势力一时难除,战争给广东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和痛苦,若要死战,徒苦军民,便暂且保守地界,休息一阵子。

孙中山感到赶走一个军阀,又来了一个军阀,终不是办法,他接受苏俄代表的建议:联俄,联共,改组国民党,此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