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四)(1 / 1)

三月枝 何夕凉夕 1187 字 8天前

这样做当然不好,也因此经常被林夫人吐槽,只是谁让琼竹愿意惯着她呢。有时候她也会耍小性子,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

可那时的她本就是个孩子,无非是在外人面前成熟冷静了些,却把她当成了小大人来看待,这本身就是一场错误。

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的抱怨,以往都是藏在心里,因为没有愿意听她吐苦水。直到他的到来,改变了她的许多做法。

那次,因为一些失误,她被罚跪佛堂抄佛经。大晚上的,她让下人去宫里寻他。彼时城门已关,他却不得不想办法出来替她收尾。

大半夜跑来替她抄佛经,这是温润男子会干的事吗。这件事,无疑改变了姝婉对琼竹的印象。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回不了宫,最后只得去住客栈。姝婉倒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相反对他多了些愧疚。

后来文茵听说了这件事,不断地嘲笑琼竹。对这位亲哥哥那是无限的挖苦,以至于听的姝婉都尴尬起来了。

许是因为一直有人惯着,以至于她将一切的都想的太过,当一切都不在他们掌控之中的,便只剩下了无力感。

姝婉的喜好很简单,无非是玩和吃。对于玩和吃,她却是十分挑剔,要求极高。对于吃的,她有太多的忌口,对于口味和质感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对于玩,她只对有新意的感兴趣,因为姝婉的挑剔,众人不得不绞尽脑汁想办法。哪怕是文茵这个知己好友,有时候也猜不到姝婉在想什么

“说起来,我哥越来越帅,这城中想嫁他的女子怕是排满了整条街吧。”

因为某人的不重视,文茵不得不去提醒下她。毕竟在文茵眼中,还是知根知底的女子才能配上她兄长,更何况那些人有几个身份能比得过姝婉的。

“你该关心自己的事,而非我。”一句话将话题扯到了她的身上,这就是姝婉的厉害之事。她不经意间说的话可以就造成了另一个局面。

“你喜欢花吗?”

“这是自然。”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后来城外多了一片花海。可后来的她,却是一次都没去过。

平生只去了一次,还是他带着她意外而去。没人不喜欢花,尤其是花海,更是百花盛开,各色争艳,足以吸引人了。

只可惜花期太短,哪怕是野花也终有掉落的那一天。虽是有明年重新盛开,一年却是已经过去。

姝婉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受,可是直到后来,她也都在养花种树。这大概是心中的一种执念,不知不觉间便朝着这一切发展了。

宫中的花又何尝不是如此,哪怕宫人再精心饲养,也有花期过尽的一日。

“我相信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

花灯节,她二人偷跑出来买花灯。因着夜里热闹,二人也去了猜灯谜的摊子,赢得了一盏灯笼。

二人于河边放起了花灯,至于心中所愿,也只有自己才能知晓了。

“你方才许了何愿?”

“说出来也就不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