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被困(1 / 1)

boss爹地送上门 木朵 2107 字 2019-11-22

徐窈不甘心地试了试,可惜铁门还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

“兹……”

她还把自己的手划伤了,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嗅到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和铁锈的气息,徐窈哭丧着张脸,“伤口该不会进铁锈了吧?这可是要打破伤风的。”

别提破伤风了,她现在连创口贴都没有。

“把手给我。”

就算光线昏暗,徐窈还是看到了陆亦辰嫌弃到极致的眼神,虽然不大情愿,不过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咬紧牙关地看着他。

伤口很小,但是很深。

鲜血正在外面溢,也如她所说,的确有些许的铁锈。

陆亦辰盯着伤口的目光太灼热了,徐窈本能将手往后缩了缩,眼眸畏畏缩缩地看着他。

心里如打鼓一般地琢磨,他……他到底要做什么?

陆亦辰将徐窈受伤的手指,放进了嘴里。

“你……你做什么?”

徐窈一张脸涨得通红,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男人的动作,慌乱把手抽了出来。手指上还残存着陆亦辰的气息,撩拨得她心里七上八下,一颗心就要迸出来了。

她永远不懂陆亦辰的脑回路。

“把手给我,别动。”陆亦辰没有解释,只是脸色更难看了。他把徐窈的手捉了过来,用纸巾简单包裹,紧紧按住。

徐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他在帮忙清洗伤口和止血……

但是,不一定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吧?毕竟现场还有他们给工人们准备的矿泉水,用那个清洗伤口,似乎更合适一些……

可惜这话,就算借徐窈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在这时开口。

陆亦辰将包扎好的手扔还给徐窈,嫌弃到了极致,“真脏。”

徐窈笑得更无奈了。

嫌脏的是他,往嘴里送的也是他,陆亦辰什么都做了,让她说什么才好……

不过陆亦辰把手还给她,终于让徐窈找回了自己。

她拍了拍微微起伏的胸膛,心虚看了眼陆亦辰。

夜已经很深了,她和他,今晚就得困在这里?

陆亦辰用身子撞了撞铁门,可惜还是纹丝未动,只能轻轻摇了摇头。

他这动作成功逗乐徐窈,她控制不住,竟然笑出了声。

然后,被陆亦辰狠狠瞪了眼。

“对不起,对不起。”徐窈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立刻双手合十道歉,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我只是想起你刚才的话,你说海滨城还没有人和你对着干,可是现在连扇生锈的铁门都应付不了。”

虽然这样有些不大厚道,不过陆亦辰遭遇到滑铁卢,也是那样真实。

“徐窈。”

陆亦辰清了清嗓子,他应该没有告诉徐窈,她刚才语气调侃的时候,透亮澄澈的眼睛很吸引人。

好像会说话一般。

徐窈身子一紧,本能将身子贴在了贴门上,心虚看向陆亦辰,“我…… 我也就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如果不好笑的话,我……我就把嘴闭上。”

徐窈说完,用手把嘴堵上。

陆亦辰轻哼了声,他现在大概可以确定安安是徐窈亲生的。那小丫头撒娇的方式,简直和徐窈一模一样。

他的身子往前倾了倾,唇几乎就要落在徐窈捂着嘴的手上了。

不过轻轻哼了声。

“知道不好笑,就把嘴闭上。”

说完,微微往后撤了撤。

徐窈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亏得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不然她都不能确定这是梦,还是现实。

她吞了吞口水 ,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陆亦辰,我想我们是没法把铁门弄开了。我们都没有手机,也联系不到外面,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了。”

然后,她遭遇到了陆亦辰足矣杀人的目光。

她知道陆亦辰不想,可是现在,还能有第二套方案吗?

她还没有告诉陆亦辰,她怕黑怕鬼怕一个独处,呆在这种地方简直要命。

果然,她就不该大晚上急冲冲地过来。

…………

陆亦辰收回落在徐窈身上的目光,慢悠悠地身子转了过去,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

徐窈连忙捡起地上的手电筒,追上陆亦辰的脚步,“我的意思是,房子太大了,我们最好呆在一起。”

她说得没错,陆亦辰却把身子转了过来,冷漠地看着徐窈。

徐窈觉得,他在用那样的眼神羞辱自己的智商。

笑得,更勉强了。

“麻烦。”半晌,陆亦辰的嘴里,才吐出清冷的两个字,嘴角微微抽了抽,“你真麻烦。”

说完,便干脆转身。

可惜还没有迈出一步,手便被徐窈抓住,女人可怜兮兮地望着陆亦辰,她害怕,却又深知承认害怕的丢人,只能硬撑。

“你是去那个烧毁的屋子吧,我……我陪你一起。”

她往后退了退,还在硬撑,“别误会,我就过去看看,说不定能有折中的法子。”

这话说得太过荒唐,以至于陆亦辰随随便便就可以拆穿。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极淡看了眼徐窈,轻轻哼了声。“走吧。”

徐窈连连点头,追上陆亦辰的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那间散发着烧焦味道的房间。

陆亦辰寻了处地方席地而坐,将手电的灯光调到最暗,周围又是黑漆漆的。徐窈怔怔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她单是不想一个人独自呆在下面,但和陆亦辰目光对峙,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只能在陆亦辰的身旁坐下。

陆亦辰抬头,淡淡看了眼徐窈,不动声色地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拿起放在地上的酒瓶,喝了好大一口。

“这里,怎么会有酒?”

徐窈眨了眨眼睛,有些状况外。

陆亦辰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盯着徐窈,轻飘飘的声音冷得不能再冷,“你走之后,我去车里拿的。”

“哦。”

徐窈本能地吐槽,这男人记得去车里拿酒,不记得拿手机。

不过,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错愕看着陆亦辰。

“你……你本来就打算今晚在这睡?”

在这还在施工的,只有冰凉地板的地方睡觉?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但是女人的直觉提醒着徐窈,她猜得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