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娥寒初破(1 / 1)

“小滑头,”玄师正似乎颇有些失望,“东王爷看得起你,不是因为你的修为,而是听说你有飞船,懂吗?”

这一节,张白哪有不明白的,他只是不知道玄师正究竟站在哪一边,到底想干什么?

“长老教训的是,弟子当然明白其中道理。只不过当年蒙难之时,慌乱之间曾伤及玄长老,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弟子实在无意冒犯,不知应如何致歉为好,还请长老示下。”

他的意思是,你我之间还不知道能不能信任呢?你就让我表明立场干冒奇险,我张白又不傻,咱可不干。

玄师正这才明白张白的意思,不禁笑道:“果然确如白龙师兄所言,我越老反而越急躁。不错,是我不对,应该先表明我的立场才是。”

“你大概已经见过白龙和虚空了吧?”玄师正问道。

张白不敢说自己回过东王公府,只得含糊道:“听说白龙真人和虚空子两位长老均已中了东王爷的道,如今与死无异,只余躯壳,弟子闻讯,深感悲痛。”

玄师正点头,又问:“你可知是谁施术于白龙和虚空的?”

张白一凛,不禁有些惊喜道:“莫非是玄长老施术?”

玄师正笑着,再次点头。

“这真是不意之喜,若是玄长老...不知白龙虚空两位尊者,如今身体可好?”

张白欲言又止,心里却想着,或许白龙和虚空子还有一线生机。

“他们还好,只不过一线生魂都存在你的手里。”

“我?”张白奇怪。

“请恕弟子无知,敢问弟子应该如何行事?”

“把你的混沌神铃拿来!”

张白一惊,然后一百个不愿意起来。

他猜得到,玄师正讲的混沌神铃,肯定是自己的木铃。

这玩意儿自从黄展处夺来以后,他就偷偷研究过,发现这东西可以调整时空,虽然只能一会儿,但是神奇无比。

木铃一天之内只能使用一次,每次可以回溯时间无数次,而且每次重复都会从同一时间点开始,只不过每一次的情节和空间都会受到上一次时间回溯的影响。

他还发现,木铃有两种状态,一种是静止的,自己只需轻轻摇一下,让铃铛敲一声,它就会开始固定的回溯。

还有另一种状态,就是用力摇晃铃铛,让它固定在一个节奏上,然后放手,木铃就会一直滴答滴答地自行晃动,像个准时的钟表一样。

这个状态到底有什么用,张白还不明白,不过他已经隐约有了一个想法。总之,确认木铃是控制时空的灵宝,这一点毋庸置疑。

击杀黄皓以后,木铃在张白心目中的地位又再次升级,天下有几个灵宝有这样的能耐,调整时空,还可以帮助自己越境杀人。

所以,这时玄师正向张白要木铃,张白是死也不肯的。

“啊?您说的是什么?弟子不认识什么混蛋铃!”

“是...混沌神铃,你就不要再装蒜了。”

“没装,长老您这...”张白依旧扭扭捏捏的不肯认。

“哼哼,你小子奸滑无比,郁生这么好的姑娘嫁给你,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玄长老您这话说得...弟子真没有混蛋铃啊!怎么给你嘛!”

“是混沌神铃,不得胡言乱语。”

“是是是,可没有就是没有啊,我有什么办法,长老您是不是听信什么流言了?”

玄师正见张白抵死不认,不禁挠头,自己也不能强行让他交出混沌神铃,只好摇头道:“既然你不肯交出神铃,那就保管好它,此物是天下至宝,只是尚未完整,切不可随意使用。”

“木铃中有三个刻度,我也不解其全意,只知道往刻度中输入灵气,便可返回三个时间点,间隔分别是时、日、月,对应三个时长,以摇铃次数为准,可返还当初设定的时间,你明白了吗?”

张白是穿越来的,当然一听就明白。原来木铃内还有三个刻度,自己完全没注意。

“就是说,长老将其中的月刻度,设置了一定的关卡,封印了白龙和虚空两位长老的生魂,在一个时间上?”

玄师正眼睛一亮,赞道:“正是,好聪明的小子,怪不得郁生喜欢你,似你这般悟性从所未见。”

张白心中得意,不就是时空封印这一套吗?我可是现代人。

唉?话说陆郁生喜欢我是什么鬼,我跟她以前也不是很熟啊!

“玄长老谬赞,只是弟子担心,这混沌铃也不在弟子身边不是吗?若被东王爷的手下...比如...法王什么的夺走,说不定事机就败露了。”

玄师正听得好笑,也懒得和这惫懒小儿斗嘴。

她正告道:“我已设好符箓和封印,无人可以解开月刻度。而且东王爷和西王爷、甚至上王爷都不认识此物,若知道此物原委,必拼死争夺,到时候何止三位王爷,其上还有你更惹不得的,他若醒来,天地为之变矣!”

张白第一次听说还有那么多王爷,甚至还有什么以上的人物,直听得他心惊肉跳。

当即问道:“不知道那么多王爷是不是都姓司马?那位以上的,又是谁啊?”

“你消息倒是灵通,的确是司马家的那三位,西王昭,东王师,上王懿。”

果然如此。

“至于以上那位,我也只是听说,就是血冥教的真正教主,是世间一切的破坏之神,名字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望你务必看守好此物,伺机而动,守护我两位师兄灵身交汇,复归人间。”

“弟子领命!”

两人把话说开了,这会儿都确信对方不是敌人,这才退出李彦的梦界。

玄师正还不放心,又一次轻声叮嘱道:“你要切记,此物并不完整,若完整了甚至可以动摇血冥教基业,此事非同小可,务必小心!”

“是!张白记得了。”

玄师正这才回过身去,检查李彦的情况,李彦被几大高手在梦界拉锯,此时还处于昏迷状态。

两人一边救治,一边交待了些相互的情况。

得知张白杀了黄皓,玄师正又惊又喜,不住口地夸赞。

至于玉真子的神识,早就从刺风深井中,回到了武担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