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种田志49(1 / 1)

“我不长眼?这也确实,不然怎么会同情你们这两个货色呢!要早知道你们是这样的,我就不该收留你们了!”顾顾言冷冷的说道,一句话就把杨广才气得不轻。

“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带眼识人啊!”顾顾言说完之后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在检讨自己的行为一般。

“顾言,你..”杨广才想要发狠话,却被顾顾言打断了:“你继续啊!”

你要是敢继续,就做好等着被我赶走的准备吧!

顾顾言赤裸裸的威胁,让杨广才跟王子文两人都恨不得吃了顾顾言的,然而他们不敢,因为他们就算考完了笔试,那不是还有面试吗?

所以面试也要住好几天,现在客栈酒店都住满了人,如果他们被赶出来估计真的要睡大街了。

看到他们不敢继续发疯了,顾顾言这才回过神来,正好等到了她跟何峰,两人很顺利的走了进去,这让杨广才跟王子文都十分的奇怪,然而就在他们想不通的时候,他们亲眼看到自己的口袋里面被掏出了两张小抄。

两人一看到这里,眼睛跟脑子都空空一片的。

怎么会?这不是他们给顾顾言跟何峰准备的小抄吗?为什么会在他们的口袋里面?

“不不..”

“不可能的!这小抄不是在他兜里吗?”好一会反应过来的杨广才马上就摇头,然而那些衙役根本就不会听他们辩解,直接把两人抓了。

“不是我们!我们没有作弊!是有人要害我们啊!”杨广才跟王子文大叫,然后猛地瞪大眼睛,便看到顾顾言嘴角那一抹冷笑。

仿佛在嘲笑他们的愚蠢,也在嘲笑他们自不量力。

这可把杨广才跟王子文都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般。

“是他!是他要陷害我们..衙役大哥,你们听我说,我们真的没有..”

“我们是被人陷害啊!是他,一定是他,衙役大哥你们听我说啊!”

“我们没有作弊啊!真的没有作弊..”然而两个衙役根本就不听两人说什么,为了防止他们吵到现场秩序,他们直接把两人的嘴巴塞住了。

两人被带走,站在门口检查的衙役还杀鸡儆猴一般指着两人告诫在场的人作弊就是这种下场,不但要剥夺秀才功名,还要面临牢狱,更甚者会直接被扣上罪犯的身份,然后流放边野干苦力。

那个衙役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看了顾顾言一眼,仿佛在嫌弃顾顾言多事。

“管我何事..”顾顾言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不过她的东西不管让他们怎么翻都没有找出什么东西来,这才放行了。

而何峰的状态倒不是很好,因为他在看到王子文跟杨广才两人被抓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自己。

特别是刚刚杨广才故意靠近自己,估计就在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想好了要算计自己的吧!

“好恶毒之人!”何峰也想到了杨广才他们刚刚那一句话,还有指着自己,那就说他们陷害自己。

想通关键的他稍微宽一下心,随后便感激的看了顾顾言一眼,心里更加坚定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与小人行,随时都有可能被害,但跟正直的人,却可以交背给予重任。

而且这一次如果不是顾兄,他估计是没办法再继续考取功名了,不但如此,他的家人估计都要被连累。

何峰一直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能做到这么狠心的,就算昨天他不愿意跟这些同流,他们也不能这样陷害自己啊!

就算是今天早上不叫他们,他更加叫屈,他觉得自己不管是叫还是不叫,他们都会记恨自己的。

何峰的心里想法也没有过多,很快就被拉回了现实,看着一个个走入考场的学子,他定了定心神,觉得自己不能被其他的事情影响了。

开春的时候天气也没有多热,所以考场内挺冷的,特别是到了傍晚那是更加的阴冷,如果不然火炉估计都要被冷到感冒了。

还好顾顾言在来之前就跟不少的人取经,所以对于这些细节做得很到位,而何峰也因为有考过的经验,他的准备也很充足,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就比如一些考生并没有准备充足,所以很快就病倒了,也有些受不了连续多天的考试,顾顾言都感觉他们快要疯了。

顾顾言除了毛笔字写得比较难看一点之外,对于考试的内容跟学识都比较轻松,很快就想到了答案,也别是考到一些诗经,还有对于一些政策的意见。

每一天都有固定的试题提供考试,并不是一次性就发完了,所以顾顾言即便做完了这一天的考试题目,也不能马上就离开,她还要在这里面继续呆着。

这一次顾顾言的运气挺不错的,她并没有被分配到如厕那一边去,因为这几天学子的方便问题全都在那边解决,可以想象那里有多臭,而且从原主的记忆中,他也曾记得有一次,他便是被分配到那边去,然后没考几次就被活生生的熏晕了。

当然这一次她也明显的看到靠近如厕那边的几个学子脸色都不大好看了,一个个都像是煤气中毒一般,看着便让人忍不住担心。

然而这考场里面的衙役还有捕快都是最铁血无情的,他们就算是看到有学子晕倒,也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走上去,直接把人拖出去,那模样不要太难看了。

就跟拖死猪一样拽出去,顾顾言第一次有这样的尝试,而且还是作为一个男配考生,经历科考,她想想都觉得新奇。

连续几天的折磨下来,很快就可以到了交卷的时间,这时候考场的内的空气都变得污浊了一般,顾顾言反正是受不了了。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还是把卷子重新浏览一遍,确定不出现错别字,还有离题的情况存在这才把试卷提前给交巡逻的捕快,这个捕快拿到卷子的时候,还故意看了顾顾言一眼。

顾顾言也被他看的无语了,而且她还认出这个捕快就是跟那个衙役一起把杨广才他们拽走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