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乱了(1 / 1)

培养一个绝世高手要什么,要天赋,要资源,要天时地利人和,但是培养一个大将绝对比培养一个绝世高手来的简单的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异武大陆宗派高手众多却也不愿轻易得罪一方王国,而这也是为什么异武大陆群雄割据,无人能统一的重要原因之一。

“吩咐下去,派斥候前去探路,看能否绕开,找到路线,不对分作小股部队分批离开,留一万殿后,另外两万人由项书博将军带着前去寒月天城救援老宫主。”

“末将领命!”

另一边燕家的军队。

“将军,前方斥候探查到有三万黑鸦门的军队在驻扎,似乎故意阻挡我们的去路。”

“这四大世家好算计,恐怕项天豪那里也是同样的情况。”那白面书生似的将军正是燕离,他也正带着三万燕家军往寒月天城去救援。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这黑鸦门和天道宫可是打定了主意要来分一杯羹,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让他们回去了,带兵者何人?”燕离眯着眼摸了摸手中的长剑,问道。

“是黑鸦门的福禄将军符省。”那将军回答道。

“是老朋友了,吩咐下去,前军缓行,后军绕敌军后方,我们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是将军。”

李默自然不知道寒月天城发生的事,万荒山脉到寒月天城虽然不远,但也不近,上次走的快些用了几个时辰才到,这次李默一边修炼一边走,自然速度要再慢些。

“主公,末将闻到了血腥味。”巨灵突然面色凝重的说道。

“距离你确定吗?”李默被巨灵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弄蒙了,但是心头忽然荡起了一丝不好的预兆。

“确定,主公,是寒月天城方向。”巨灵坚定地说道。

“糟糕,难道是四大世家对老宫主动手了?可恶,没想到竟然这么早就按耐不住了,我还以为我可以和他们周旋一番,看来没这个必要了,既然你们急着寻死,那就别怪我了,太一巨灵,迅速带我回去,可恶,要是可以联系高顺他们就好了。”

李默心急道,他知道自己走之前让他们不管发生什么都别轻举妄动,没有自己的命令他们是绝对不会去帮忙的,早知道自己就不多嘴了。

李默心中一阵心乱如麻,虽然对这个父亲自己没什么感觉,但他毕竟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这具身体对他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而太一巨灵也没有多说,带着李默便向寒月天城赶去。

寒月天城内,李盟和四大家族已经交上火了,但是四大家族这些年的筹备可不是盖的,每一家都有两三名灵王巅峰境的高手,不过寒月天宫的供奉和老祖又岂是摆设,自然是连觉而出。

三名灵王巅峰境的老祖和两名灵王巅峰境的供奉,再加上燕家和项家的三位灵王巅峰境,李盟这边加上李澜和墨开一共十位灵王巅峰境,以李武老祖最强,达到了八星灵王巅峰。

而另外几位老祖都只有半步灵尊巅峰,两名供奉也只有封号灵王巅峰,李澜则是恢复到巅峰的半步灵尊,而墨开则是半步灵尊巅峰。

项家的老祖是半步灵尊巅峰,而燕家则是一位灵王巅峰的老祖和一位新晋半步灵尊巅峰境界的族老。

而反观四大家族这边最强的也是灵王巅峰,是北冥世家的老祖北冥无血,而剩下十位,有三位灵王巅峰,四位封号灵王巅峰,还有两位灵王巅峰,和一位封号灵王巅峰。

李武和北冥无血相互牵制,两名老祖和供奉也是找到了那四名灵王巅峰的交手,而李澜却一个人扛着两名灵王巅峰的打,剩下的人才能捉对厮杀,否则一旦灵王巅峰境的出了结果,让其中一人空出手来,那么下面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活着。

“邱老鬼你们邱家狼子野心,早知今日当初李云太祖就不该赦免那邱勾,没想到你们不仅不思感恩,反而恩将仇报,你有何脸面去地下见你们邱家的老祖?”李武一边和北冥无血大战,一边大骂道。

“李老鬼。你们寒月天宫气运已过,这国该换换天了,李澜这昏君当初竟敢惹怒赵无眠大人,不怕告诉你,我已经取得了赵大人的允许,这寒月天宫我邱家要了。”

“赵大人已经派人来了,识相的就赶紧投降,我看在李家先祖对我邱家有恩的份上,只要你们都自断经脉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做我邱家的看门狗,至少吃喝不愁,哈哈哈哈。”邱家的老祖邱道林一边应付墨开,一边嘲讽道。

“寒月天宫只有战死的,没有投降的。”李澜怒喝道。

“你不是说让我做寒月天宫的王吗?”下面的邱无度听到几人的对话不禁发蒙,就俩你其他几位长老也没想到。

“你也配?你们几个白痴,要不是有你们做盾牌,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暗中准备筹划,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安安静静的死去的。”邱无法不屑的说道。

“你们!竟然耍我们!”邱无度和几个长老大怒的向着四大世家吼道。

“哈哈哈哈,真好笑,我们早就以邱家马首是瞻,识时务者为俊杰,二长老,三长老你们应该懂这个道理。”天衍不见和北冥冷以及南宫伊三大世家的家主都谄媚的向着邱家的老祖说道。

“哈哈哈哈,果然是狗,这种墙头草一样的垃圾,你们邱家也敢要?无所谓既然你们想要拿去便是,哈哈哈哈。”李澜放声大笑,讽刺的四大世家所有人脸面无光。

“这种事,轮不着你们这些将死之人来担心。”

邱道林阴冷着脸说道。

“四大世家弟子听令全力出手,彻底铲除李盟之人!”

邱道林大喝一声,所有的四大世家的人都突然服下了一枚丹药。

忽然间身上的气息都提升了,本来势均力敌的局面忽然间就被打破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