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她是谁(1 / 1)

袁鱼肠确定她听见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回头。他有些害怕了,一步步朝后退。平时,莫莫总是冷着脸,沉默寡言,现在她神神秘秘地出现在这里,鬼知道她要干什么。

袁鱼肠掉头往回跑。

她没有追上来。

还没跑到剧团门口,袁鱼肠看见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梅妆和莫莫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剧团。莫莫回头看了袁鱼肠一眼,眼神有点冷。

袁鱼肠呆住了。

梅妆和莫莫都没去石板桥,那个女人是谁?

袁鱼肠越想越不甘心,又折了回去。

在路边,他捡了一根木棍,抡了几下,觉得挺顺手。他想:不管石板桥上的那个女人是谁,只要她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立刻地用木棍猛砸她的脑袋。

他豁出去了。

月亮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悄悄地躲进了云层,天地间漆黑一片。

这是个危险的征兆。

袁鱼肠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朝石板桥走去。

他扑了个空。

他用手电筒四下照,寻找那个女人。同时,他不停地转身,害怕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背后,轻轻地拍一下他的肩膀,或者幽幽地喊他的名字,那样他很可能会被吓疯。还好,背后没有人。

周围也没有人。她去哪里了?荒草丛里?水坑的浮萍下面?石板桥底下?或者,她已经离开了?

手电筒的光渐渐暗下去,照不到十米远。它快没电了。

袁鱼肠扔下木棍,回去了。

剧团里没有一丝光。

回到屋里,袁鱼肠开了灯,看见录音机还在桌子上。它的两个喇叭像是一对巨大的眼珠子,冷冷地看着袁鱼肠,似乎是在嘲笑他。

袁鱼肠呆呆地坐在了床上。他十分后悔。第一次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应该冲上去看看她到底是谁。

或许,那个女人还会出现。

怀揣着这个恐怖的语言,袁鱼肠睡着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袁鱼肠又和李无帽聊了起来。

袁鱼肠说:“昨天晚上,我在石板桥上看到了一个女人。她在化妆,抹口红。”

李无帽的眼睛一下瞪大了:“你看见她了?”

袁鱼肠立刻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立刻问:“你知道她是谁?”

李无帽没说话,表情怪怪的。很久以前,袁鱼肠问他为什么不能靠近那口水井,他就是这幅表情。难道那个女人和那口水井有关系?

过了一会儿,李无帽很严肃地说:“以后,你别去石板桥了。”

“为什么?”袁鱼肠追问。

“那地方有问题。”

“什么问题?”

“走,到外面说。”

站在阳光下,李无帽讲起了一段往事。

很多年前,剧团里死了一个女人。她姓周,是剧团的化妆师,长得非常漂亮。

那一天,剧团外出表演,很成功,晚上回来团长请大家喝酒唱歌,折腾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她死在了水井里。

这件事一直没有结果。

如果是他杀,动机不明。

如果是自杀,原因不明。

最后,剧团出了一大笔钱平息此事。她的丈夫拿了钱,同意不再追究此事,把她埋在了石板桥的右边,还在坟头周围种了四棵古怪的树。

这件事被定性为意外事故。

从此,剧团多了一项制度:不许靠近那口水井

李无帽最后说:“她死了之后,剧团的一个男演员辞职了,听说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城市,再也没有回来。”停了停,他又说:“听说,那个男演员和她的关系有些暧昧,她可能因此而死。”

这一刻,袁鱼肠模模糊糊地猜到了些什么,却说不清。

沉默了半天,李无帽突然说:“你看见的那个坐在石板桥上化妆的女人,其实是个魂儿,真正的她躺在石板桥右边的坟头里。”

袁鱼肠打了个激灵。

李无帽用一种十分凄凉的语调说:“开始,我认为梅妆是五兔子,现在看来,是我弄错了。”他盯着袁鱼肠,一字一字地说:“第二名是兔子,它是一只狗,应该被忽略,你才是五兔子。”

袁鱼肠完全僵住了。

李无帽叹了口气,说了一句让袁鱼肠终生难忘的话:“离开剧团的那个男演员和你一样,除了会诗朗诵,还会报幕。”

一阵暖洋洋的春风吹过来,袁鱼肠却打了个寒颤。

袁鱼肠把录音机塞到了床底下。

眼不见为净。

这个诡秘的录音机竟然和一个死去多年的女人扯上了关系,袁鱼肠的心里一下就空了。

这天夜里,外面打雷了。

袁鱼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总觉得床底下有一个人,一个眼神阴冷沉默寡言的人。最后,他下了床,把录音机掏出来,拎着它走出屋子,冒着雨跑到水井边,鬼鬼祟祟地四下看了看,把它扔了下去。

“扑通”一声,这个世界彻底清净了。

袁鱼肠逃跑一样地离开了。他想:哪儿来的就让它回哪儿去吧。

解决掉录音机之后,他开始琢磨那首童谣: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他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有几个问题他想不明白:明明是大兔子生病了,为什么五兔子死了?谁杀死了五兔子?为什么要杀死五兔子?

雷声渐渐地隐退了,只剩下雨声。

渐渐地,袁鱼肠睡着了。

他做梦了,梦见他和那个女人并排坐在石板桥上。

没有风,四周黑糊糊的。那个女人耷拉着脑袋,一直在抹口红。黑暗遮住了她的五官,也遮住了她的表情。

“莫莫?”袁鱼肠试探着叫了一声。

她没抬头,冷冷地说:“我不是莫莫。”

听声音,她确实不是莫莫。

袁鱼肠又问:“你是谁?”

“你说我是谁!”她突然生气了。

袁鱼肠没敢说话。

她慢慢地抬起头,慢慢地说:“我是十一兔子呀。”

太黑了,还是看不清她的五官。

袁鱼肠说:“加上那只狗,剧团里只有十个人,怎么会有十一兔子?”

“你弄错了。”她安安静静地说。

“我哪里弄错了?”

“我姓周,周字里面就有十一,我就是十一兔子。”

袁鱼肠忽然觉得她的精神似乎有问题。

过了一会儿,她冷不丁地问:“你知道莫莫姓什么吗?”

袁鱼肠一怔:“她不姓莫吗?”

“不。”她一边说一边笑,“莫莫姓周呀。”

袁鱼肠的脑袋“轰隆”一声,差一点吓醒了。

第二天,剧团要下乡演出。他们乘坐一辆中巴车,一路颠簸,直奔那个小镇。除了团长和韩厨师,其他人都在,包括兔子。袁鱼肠坐在最后一排,怔怔地看着车窗外。

昨天晚上的梦虽然很可怕,但是现实更恐怖。

袁鱼肠打听过了,莫莫竟然真的姓周。

恐怖的根源就在他的身边,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袁鱼肠觉得哪里还有问题。

到底是什么?

他始终捕捉不到它,心里更加惴惴不安。

那个坐在石板桥上化妆的女人,真的是多年前死在剧团那口水井里的周姓化妆师?袁鱼肠开始不相信这个答案了。

他的心里很乱,从头开始想。

不许靠近的水井

诡秘的录音机

杀人童谣

录音机里的哭声

佝偻着身子在十字路口找东西的男人

坐在石板桥上化妆的女人

多年前的死亡事件

石板桥右边的坟头

袁鱼肠忽然知道哪里不对头了——录音机,录音机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