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白青奕去向(1 / 1)

徐言没有回话。

林眉转身离开。

她无法去安慰一梦青女。

可能就连一梦青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林眉回到客栈。

岑见正从宋墨的房中出来。

昨日林眉骗宋墨县令第二日要来抓他。

但今日县令跑去了白青奕家将白青奕抓走了。

宋墨躺在房中无法下地,故消息并不灵通。

但他也依稀听到有人声讨白青奕的声音。

且今日县令并没有来。

宋墨也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但他已经将事情都告知了林眉几人。

他虽并没有杀人,但也脱不了嫌疑。

外面声讨白青奕的声音都传到了屋中,可见死者的家人有多愤怒。

因此宋墨从大清早便在叫嚷着要见他们。

“表嫂!”岑见与林眉打招呼。

林眉冲他招招手,然后跑上楼。

“宋墨那边怎么样了?”林眉问道。

“他说可以拿碎玉做人证,他愿意做人证,只要能带他走。”岑见答道。

闻言,林眉哼笑,“他可算是聪明了一回。”

从宋墨之前只被林眉轻轻一骗便上当的情况来看。

宋墨并不是个聪明的。

可能是到了紧要关头,宋墨不甚聪明的脑袋才转了起来。

他分析出来,林眉一行人救他只是碰巧,真正的目标实际上是白青奕。

故他主动投诚,想要林眉一行人将他从这浑水中拉出来。

“他倒是想得挺美。”

林眉推开房门,与岑见走进房中。

君留山正在里面。

“今日县令可是一压众人,将白青奕从家中带走,王爷出了大功。”

林眉叹气,“只是可惜白青奕被带到了牢中。”

他们最初是想将白青奕带到客栈中来。

但明显山洞尸体一事闹得很大。

只有县令出马才能将白青奕从一梦青女处带走。

故白青奕只能被县令带走关在牢房中。

君留山则是另有计策。

“过不了几日,白青奕便会被送过来。”

闻言,林眉奇怪。

“若是在白青奕入牢之前尚且还可以迂回一下,现在白青奕已经进了牢房,有什么法子能从牢中抢人?”

君留山笑笑,并不说话。

林眉倒是少有被他吊着的时候,一时更加好奇。

果不其然。

几日后,白青奕便从牢房中转移到了天一客栈中。

天一客栈正是林眉他们居住的客栈。

“王大人怎会将白夫人转到客栈中。”林眉奇怪道。

县令的神情倒是难得多了一点难色。

“这白青奕实在是太遭人仇恨了。今日一梦青女前去探望,却发现白青奕身上有多处新伤,躺的被窝中也都是凉的霉的,问及狱卒,也没人承认此事。”

确实,白青奕一人拉了全都水县的仇恨值。

即便是寻常人听到白青奕做的事情也够令人生气的了。

林眉想着君留山之前的话。

他怕是早就猜到了这样的场景。

县令擦了擦头上的汗,继续控诉一梦青女的恶行。

“你是不知那白清汀,今日来县令府是要大闹衙门啊,说要是不给她娘换个住处,她便要上京告状。”

做官最怕的便是有民告御状。

虽然一梦青女本身便不占理,她的威胁算不上威胁。

若白青奕已经被定罪,那便是罪大恶极,死在牢中都不为过。

但现在证据未全,未能定罪于白青奕。

万一白青奕在牢中死了,最后凶手却另有其人,那才是真正的冤。

县令不仅是个兢兢业业的官,更是个谨小慎微的官。

他本来只需要在都水县安安分分混个资历就可以一步步往上走。

万万不可以在这里出了岔子。

因此谨慎起见,县令只好将白青奕移到天一客栈中。

闻言,林眉也是奇怪。

“白青奕就算不在牢中,也该另有去处,怎会被搬到客栈中来?”

确实,像白青奕这样有很大嫌疑罪孽深重的嫌疑犯。

即便不在官府,也应该在官府设立的医馆中静养。

说起这个,县令更是一阵控诉。

“那山洞中唯一留下来的活口便是秦老大夫,都水县最好的秦氏医馆是不能去了。官家医馆的那群人更是一个个告病休假,生怕被波及。”

“最后还是白清汀说可以放在天一客栈中,本官才想起来,似乎住在天一客栈的病人更容易痊愈。”

县令看似是十分随意的埋怨,但却让林眉心中的警钟骤起。

是一梦青女让县令将白青奕送到客栈中的?

她住在天一客栈的事情一梦青女是知道的。

林眉不知一梦青女心中想法。

但县令说的话也令林眉蹙眉。

连县令都发现宋墨的痊愈速度有些快了。

那其他人呢,一梦青女怕是已经怀疑宋墨的伤与他们有关了。

林眉这边是一阵脑内预警,县令则以为林眉是担心白青奕住在客栈中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故安慰道,“不过夫人不用担心,白青奕只是暂时待在客栈中,本官会派专门的侍卫和大夫来为白青奕治疗,只要白青奕有转醒的迹象便会将她从客栈中带走,不会给客栈的客人们造成不适的。”

林眉则是回答道,“县令大人为民效力,还能顾及到我们这群外乡人的感受,我们自是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会有丝毫抱怨呢。”

县令见林眉没什么异议,满意地点点头。

“既然夫人没有怨言,想必本官的安排是周到的,那本官便放心了。”

林眉自然是没什么异议。

毕竟他们巴不得宋墨和白青奕同处一室后撕起来。

到时候将水搅得一团乱那才是妙。

一梦青女也来了客栈。

她是跟着县令来的。

林眉远远地看到她。

她神情憔悴,脸上已经不见笑容。

似乎有郁气在她脸上久久不散,不知这几日内心又经历了几番争斗。

林眉想了想,最后还是叫住一梦青女。

“青女。”

一梦青女回头看林眉。

林眉斟酌了一番语句,然后说道,“我其实在桐城见过你娘。”

似是没想到林眉会说这些,一梦青女一下子愣住了。

“我在桐城时因为下雨,误入一家伞铺,便是在那里遇到了你娘,你跟我来。”

林眉对一梦青女说完后,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她从房中靠墙一面的柜中取出一把伞。

“当时她送给我一把伞,说是她的女儿做的,她很为你感到骄傲。”

一梦青女愣愣地看着林眉拿出的青伞,并没有开口。

林眉接着道,“很抱歉之前一直瞒着你,起初我并不知你与白夫人的关系。后来知道后,白夫人已经出了这样的事。”

“白夫人的事情我没能帮上忙,这伞,还是原物归还为好。”

说完,她便将手中的青伞递给了一梦青女。

一梦青女沉默地接过青伞。

林眉也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一梦青女质问她。

等了许久,一梦青女抬头。

这么多日的折腾,一梦青女的脸上已经没有肉。

巴掌大的脸衬得一双眼睛更大了,看着十分令人心疼。

“林姐姐,你之前说,大家都会有自己的选择,那若是这选择并不讨喜呢?”

一梦青女的话令林眉起疑,但她还是认真回答道。

“只要不伤天害理,不违背信义道德,我们便可以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梦青女点点头,“林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眉点头,看着一梦青女抱着青伞回去了。

一梦青女走后,林眉回到了房间。

一梦青女将白青奕送到天一客栈此举。

她有些捉摸不透。

之前她得到暗卫消息后上山捡到重伤的白青奕。

被跟在她身后的一梦青女看到。

之后一梦青女便被卷入白青奕的事情当中。

她也没有去向一梦青女解释。

再加上之前君留山安排快要醒来的宋墨住进客栈。

林眉自认她在一梦青女眼中已经有了许多破绽。

而一梦青女刚刚却并未问她。

她也因着避嫌并未直接插手白青奕一事。

在她的设想中,一梦青女会带着白青奕躲她越远越好。

但现在一梦青女却提出将白青奕带进客栈。

这件事便显得十分奇怪了。

因着心中有疑,林眉便暗暗去找岑见查探白青奕的身体状况。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林眉看着岑见从白青奕的房中走出,然后悄无声息的关门,向林眉指了指房间,示意进屋说话。

林眉点点头,两人进入房间。

君留山和薛净悟也在其中。

林眉和岑见落座后,便问道。

“白青奕怎么样?”

岑见的眼中带着笑意。

“确如表嫂所想,白青奕是装晕。”

装晕?!

林眉本想着一梦青女即便想要用白青奕引她上钩。

但也不至于下这么大的饵。

她以为是一梦青女本身有什么计策。

比如扮装成白青奕的模样混进客栈。

万万没想到。

白青奕竟然是清醒的。

“那白青奕可真是能忍。”

薛净悟忍不住叹道。

县令当时与林眉说的白青奕在牢中的经历怕只是表面上的。

白青奕在住进牢中,将自己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时。

便应该能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在牢中。

但白青奕最终还是完好无损的来到了客栈。

真可谓是艺高人胆大。

“那这样便可以解释白青奕来天一客栈的目的了。”

林眉一下子便明白了。

“今早县令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只有人证不能定白青奕的罪,但白青奕若是清醒着,应当十分清楚,能定她罪的便是放在洞中的试药记录。”

“但县令如此说,也进一步的证明了,有人早县令一步从洞中拿走了白青奕的信件和试药记录。”

薛净悟愣愣地,“所以是县令暴露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