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生的什么(1 / 1)

冰冰姨娘气炸了,她一向以美貌自居,居然被人说丑?

“愣着干嘛?都是死人吗?跑到王府大放厥词,管你是谁,老娘要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这大概是冰冰姨娘这辈子说的最霸气的话,却也是最后悔的话了吧?

“啪!”

孟宜宝恶从胆边起,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忍你很久了,不跟你计较,你他么的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啊!”

冰冰被她一巴掌扇倒在地上,要不是地上的婆子垫着,肚子着地,母子俩都有危险了。

“你敢打我?王爷”

“打你又怎的?王爷?今儿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

孟宜宝抓着她的头发,左右开弓,这些天受的腌臜气都给发泄出去。

雍亲王和太妃吓得不敢动,如同世界末日,更不知道能说什么,别说帮她求情,恨不得自己钻进地缝里,萧天爱看不到他们才好呢。

姚鹤笙看不下去,他和冰冰是伙伴,冲上去阻拦:“王妃,住手,怪不得王爷不喜欢你,粗野蛮横,除了会打人,你还会做什么?”

话音未落,一把长剑搁在他脖子上,“英雄救美呀,你救一个试试看?”

灵儿长剑一抖,把他拦住了,一个大男人,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王侧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甚至进来的两个女人都不简单,太妃和王爷吓的都不敢说话了,暗暗猜测两人的来历。

“姐姐好帅啊!我又学会一招儿,下次换我来!”

多多蹦进来,拍着巴掌交好,他胸前帮着一个孩子,学着他使劲儿拍巴掌,胳膊腿儿使劲儿逗着,乐的满嘴留口水。

“哎呦,怎么老是流口水啊?”

嘴上嫌弃着,还是取出帕子给他擦干净。

姚鹤笙懵了,他们都是什么人,妇孺少女,小孩婴儿,好奇怪的组合。

孟宜宝打的手疼了,也累了,心情舒畅,露出笑意,“这位是公主吧?颇有你年轻之时的风采,见过公主殿下!”

孟宜宝行礼,灵儿收回长剑,貌似不小心在姚鹤笙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吐舌头一脸歉意:“不好意思,第一次玩儿剑,下次注意。”

姚鹤笙已经被她公主的身份惊呆了,真的是公主殿下吗?

萧天爱摆摆手:“出门在外,没那么多礼数,灵儿,来见过你宝儿姨姨,你出生那时候我本来想给你取名叫宝儿的,想想和宜宝重了,就没喊!”

灵儿一脸庆幸:“幸亏没叫宝儿,多难听!”

孟宜宝:“”

萧天爱打她一下:“不许话说,如珠似宝,多好听啊!”

“宝儿姨姨别介意,我没有说你的名字不好听,只是我不喜欢,还是我爹好,我娘养孩子跟玩儿似的,我们兄妹几个能长这么大,那是历尽千辛万苦,劫难重重!”

孟宜宝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再次抱一下萧天爱:“谢谢你,爱爱,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可别,我家醋坛子可跟着你,小心他吃你的醋!”

雍亲王刚鼓足勇气从椅子上站起来,脚下一软,摔在地上,“皇,皇叔也来了?”

“不然呢!雍亲王,你不长进也就算了,安生日子都不会过,说你什么好呢?

说说吧,到底闹什么呢?

这俩玩意儿哪儿冒出来的?”

太妃起身,请萧天爱坐在主位,一脸心虚,“皇后还是年轻,一点儿没变样!”

“太妃好啊,坐吧,宜宝是我最好的姐妹,给你做儿媳妇儿,哪里做得不对,看我的面子,你多担待。”

听听,做得对你得担待,想让我姐妹改就是你不给我面子了,太妃脸色更难看了。

王侧妃从震惊之中回神,她居然是皇后娘娘,慌忙跪下,“妾身参见皇后娘娘,能见娘娘一面,妾身深感荣幸!”

“你确实该感到荣幸,一般的妾室不敢在本宫面前露脸,妨碍本宫心情,全家都得倒霉,你哪家的?家里做什么的?”

萧天爱脸一沉,不怒自威之势涌现,王侧妃战战兢兢,不敢说话,真的说出自己娘家来,娘家的官儿可当到头儿了。

赵无疆最后走进来,他把外面的事情安排好,顺便调查清楚王府发生的事儿。

只是听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雍亲王跪在地上磕头:“皇叔”

赵无疆一脚踹在他身上:“朕没你这样的侄儿,赵家没你这般不成器的子孙!”

冰冰和姚鹤笙蜷缩在地上装死,原以为王府已经是顶天的存在了,没想到皇上一来,什么亲王,就是个屁!

雍亲王痛哭流涕:“皇叔,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改,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赵无疆没搭理她,坐在萧天爱身边,心情很不好,萧天爱纳闷,雍亲王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让他生这么大气!

“宜宝,你给我说说,他们怎么敢对你下毒手?”

孟宜宝眼底的怨恨让萧天爱都很意外,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曾经的夫妻反目成仇?

等她讲完,萧天爱三观都震碎了,难以想象这是雍亲王会做的事儿!

以前他吃喝玩儿乐,胸无大志,虽平庸却还算是善良老实的人,十多年不见,膨胀了?

“你皇叔打你打的轻了,换做是我,老娘打断你的腿!

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么一玩意儿,这么简单的伎俩,你就要杀妻啊?

你不是膨胀了,是看不起我,当初还是我撮合你们在一起的,宜宝啊,我差点儿害了你!”

萧天爱是真的后怕,如果迟来几天,宜宝不知道会遭受什么非人的虐待,那个戏子一看就是个心理变态。

“不怪你,只怪我命苦!”

孟宜宝平静道,能获救已经是意外之喜,她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萧天爱拍拍她的手,又看向太妃道:“澜太妃啊,咱俩也是老相识了,先帝丢不丢面子我不管,反正他不是啥好人,你欺负我的姐妹,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养面首你就养呗,找个道馆,寺庙,关起门儿来养十个八个都成,为了一个面首,儿媳妇儿都能害,你脑子也就进水了?”

澜太妃被她训的面红耳赤,一句话说不出来。

“哎呦,我肚子疼,怕是要生了!”

没等萧天爱和赵无疆商量怎么处置这俩人,冰冰先喊起来,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叫唤。

毕竟是个孕妇,孩子是无辜的,冰冰倒是会拿捏他们的心思。

“我看看!”

灵儿上前,抓着她的手把脉,摩拳擦掌很是兴奋,她行走天下,也是磨砺医术,送上门的试验品,还是孕妇,接生孩子她还不熟,正好练练。

“你懂医术吗?”

冰冰瑟瑟发抖,在她看来,公主养尊处优,奴才成云,怎么可能会医术?肯定想趁机折磨自己!

尤其是她兴奋的眼神,让冰冰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不要质疑本公主的医术,你看看,八斤就是我接生的呢,八斤八两,破记录了。”

多多毫不留情给自家姐姐拆台:“那是人家稳婆接生的,你只给开药了,别吹牛啊!”

“去,小屁孩知道啥?姐姐的药才是最重要的,脉象来看,真的要生了,准备接生啦!”

萧天爱夫妻俩不是迂腐之人,由着灵儿折腾,她有分寸,不会拿人命开玩笑,顶多让那个冰冰吃点儿苦头。

冰冰吓的大喊:“王爷,我不要她接生,我要稳婆,这可是你的孩子啊!

皇上,千错万错孩子没错,他可是你赵家子孙,求皇上开恩,给我孩子一条活路啊!”

“让她闭嘴!”

赵无疆冷冷看了雍亲王一眼,她还有脸拿赵家子孙说事儿。

雍亲王跟鹌鹑似的,哪儿敢说话?

府里有稳婆,灵儿像模像样的指挥着,还挺专业!

孟宜宝重新掌握王府大权,生孩子还不知道要多久,给帝后安排住处。

至于姚鹤笙,捆起来丢尽柴房里,孟宜宝想出十八般酷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一忙活,就是一夜,黎明时辰,冰冰终于生了,但是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的惊呼声,产房里的稳婆丫鬟都跟见鬼似的,全跑出来了。

帝后很意外,都跑什么呀?

最后是灵儿抱着一个襁褓走出来,脸色发白,腿都软的站不住,手里的孩子都要抱不稳了,“娘亲,她,她生了个妖怪!”

“妖怪?”

帝后对视一眼,都不大相信,晴天百日的,哪儿来的妖怪?

灵儿都要哭出来,也就是她胆儿大,换成别的女孩子,早跟那些人一样吓跑了。

“我看看。”

萧天爱上前,一看之下,脸色大变,赵无疆跟着变了脸,满脸阴云密布,道:“父母不慈,祖宗不佑,降下警戒,让雍亲王过来看看,他造的什么孽!”

这话说的极其严重,雍亲王是被祖宗放弃之人,原本赵无疆只打算削爵降职,惩罚他和孟宜宝和离的,现在却不能轻饶了他。

“我的孩子,你们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让我看一眼吧!求求你们了,皇上,皇后娘娘,你们不能拆弹我们母子啊!”

冰冰还在里面或真或假的哭诉着,就差说帝后残忍了。

“去,把孩子给她,她生的她自己看。”

萧天爱铁青着脸,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