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她已经容忍许久了(1 / 1)

安歌的情绪很低落。

整个人都笼罩在一个诡异的情绪之中。

她看着床上的人,眼泪水忍不住,一直在往下落,她在告诉自己不许哭,可是眼泪根本忍不住。

情绪险些崩溃了。

在一起没多久,可是沈碎却受了两次这么重的伤。

安歌心里很不舒服。

可却什么都做不了,此时此刻,她只能祈求沈碎快点醒来。

再去想报仇的事情,她一定要这个人,粉身碎骨,绝对不会客气。

昏迷之中的人。

迷迷糊糊的挣扎着,他想要醒过来,却发现身上沉地很,也不知道怎么了。

沈碎感觉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压着,怎么都动弹不得。

他的嘴里。

低声喃喃着。

“安歌安歌”

那是濒临死亡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安歌看着他,眼泪扑朔流下来,她吸了吸鼻子,整个人看起来情绪不太好。

“我在。”

安歌轻声道,紧紧地握着沈碎的手,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她迫切的想要沈碎醒来。

她迫切的想要看到沈碎醒过来。

“我在呢,你快醒来,你快睁开眼睛看看我。”安歌激动的很,她已经听到了沈碎的声音。

哪怕是那么虚弱,可是听起来,依旧很让她激动。

沈碎似乎听到了安歌的哭声,他的身子,动了一下,很快就昏迷之中醒过来。

他还好。

看到安歌的一瞬间,就笑了,展露出一个暖暖的笑。

“我没事的,傻子。”沈碎伸手,抚开了安歌的刘海儿,手落在她的额头上,微微用力,“你看啊,我还好好的,我还活着。”

“吓死我了。”安歌激动的很,“我还以为”

后面的话,安歌没有说,她觉得不吉利。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安歌也开始这样的迷信了。

迷信一些有的没的。

沈碎嗤地一笑:“没事的,傻丫头,让你担心了。”

他伸手,摸了摸安歌的脸颊,很温暖,他的手,却是凉的很,温度并不高,他的手凉的很。

安歌紧紧地攥着,不肯松开,她的神色,也不太好。

“我没事的。”

“是谁。”安歌执拗的很,“是谁策划了这一出?”

安歌看着沈碎,想要看看沈碎知不知道这个事情,可是看沈碎的表情,大概应该是不知道了。

安歌拧着眉头,神色凝重。

“还要调查,我不知道凶手是谁。”沈碎这样说道,但是未免太肆无忌惮了。

就沈碎所知道的,能有这种手段的,不下那几个人。

沈碎在外面地仇人不少,可现在能想起来的,或许只有一个。

安歌盯着他看。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安歌皱着眉头问道,“你要是知道凶手是谁,你告诉我啊。”

沈碎摇头,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糟糕。

并不能想起究竟是谁。

安歌抬头,神色有些古怪:“那你想起来了,或者有什么嫌疑,告诉我,我一定”

“乖宝,这个事情,我来。”沈碎轻声道,“我不想你再陷入那样的情绪之中,不好。”

沈碎最担心的,还是安歌,他并不想安歌彻底被仇恨吞噬。

也不想安歌为了自己,去冒险。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

沈碎决定等身体好一些,再去解决。

安歌不会这样,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我们是一起的,我们是不该分彼此的,不是吗?”安歌轻声道,“我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跟你,都不会再分开。”

他们不分彼此,不会再有那样的惨痛经历。

这是安歌内心所想,也是她这段时间以来想的最通透的。

那些人根本不需要去在意。

她要的,只有沈碎。

可现在,连最纯粹的目的,都已经不可能了。

安歌觉得,内心真的很有挫败感,沈碎此刻的样子,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并不想这继续下去。

“我会难受地。”安歌深呼吸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但是沈碎,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这个事情。

但很明显知道,这个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他们明白,他不是好惹的,制造恐慌。

告诉这里所有的人,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

“先休息会吧,这条路还很长。”安歌轻轻抚摸着沈碎,这样说道。

她的内心深处明白的很。

这个人,有这样的能力,他想做什么事情,做不到呢。

一定会比从前更加恐怖。

沈碎点点头,他的身子本就难受,这次车祸没有留下什么严重的伤,只是腿,比之前难受很多。

不过没有关系,安歌已经看过了,腿没什么大碍。

可以说是运气很好了。

安歌趴在床上,静静地感受着周遭的一切,抛却人世间的纷杂。

两个人,就在这个病房里,慢慢的感受彼此。

安歌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因为在沈碎的身边,连带着情绪,都变得舒缓许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沉浸在那样一个梦里。

梦里什么都没有。

她好像听到了谁在喊她的名字,似乎又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安歌醒来的时候,身子一僵。

紧接着,那刺鼻的味道,一下子传来。

她暗道一声不好,果然床上的人不见了,整栋楼内,都开始变得慌乱了。

有人大喊着。

“着火了,着火了,快跑。”

安歌猛地站了起来,她在病房内搜寻沈碎的下落。

却没有找到男人的沈遇,她是要疯了。

安歌眉头紧紧皱着,看到了桌子上的字条。

“借你男人用一晚。”

那是字条上的字。

安歌垂眸,看得入神了,她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个事情,但肯定和那个车祸有关系。

是他吧?

安歌也不知道该怎么样,门外,是江警官的声音。

“安歌,着火了,怎么回事,沈碎呢?”

江警官也是被吓了一跳,屋子里只剩下安歌一个人,之前巡逻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现在呢,一个人都没了。

安歌摇头,将手里的字条,递了过去。

江警官一愣:“是谁干的?”

就从他们这群人的眼皮子底下,将人带走了。

安歌深呼吸一口气:“我要是知道,还能站在这儿,我早就找过去了好吗?”

安歌直白的很。

这个火灾,也是障眼法,根本不用逃,果不其然,很快,那火酒熄灭了。

什么都不剩下。

安歌攥着手,紧紧地攥着,在她的眼眶里,全部都红了。

她咬牙:“这个人,真是能耐啊,在我的身边,都能把人带走,这简直太恐怖了。”

安歌的眼眸一瞬间沉了下来,她知道监控肯定是没用的,能做到这样的,肯定会将一切可疑因子都排除掉。

她深呼吸一口气。

手慢慢舒展开。

身旁的江警官也已经感觉到了气压的变化,甚至于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他知道说了就会完,安歌现在的情绪不适合再跟他沟通。

黑暗的房间里,男人被捆在椅子上,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结痂,血还在往下流,因为被不温柔对待。

伤口都裂开了。

沈碎还在昏迷之中,发梢上全是汗水往下流。

突然一道光打了过来,屋子里瞬间变得亮堂了。

沈碎微微抬头,他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幕。

“怎么样,有什么想说的吗?”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沈碎微微一僵,但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他身上疼的厉害,脑子昏昏沉沉地,还没有清醒。

“你是谁?”

沈碎的声音都变了。

不是害怕,是意外。

“我是谁,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想法吗?”男人轻声道,“看来,这些年,你是活得太好了,才会忘记。”

男人的口吻有些不屑,满满都是轻蔑,似乎沈碎的话,让他很不爽,反正这会儿,他的情绪有些气急败坏。

可能是沈碎没有认出他,让他很是不爽。

沈碎抬头,这会儿累的很,身上也是很疼。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把我抓过来,就是为了跟我玩这样的游戏?那我告诉你,你大概不会成功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

他轻声道。

男人有些懊恼,伸手,按下了一个按钮,却看到那个椅子,在瞬间变动,拉扯着沈碎的胳膊,一点点的往别处拽。

沈碎疼得很,他微微咬牙,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脑子里的确是一片空白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我给你一些提示好了。”男人咯咯咯地笑了,“你仔细想想吧,有一个人,断了右手第二根手指,死里逃生的那个小少年,想起来了吧?”

屏幕上,沈碎的面色在变化。

的确是想起来了。

沈碎拧着眉头:“是你。”

“对,是我,我没有死,甚至我还活得好好的,我现在的地位和所拥有的一切,足以将你击溃,但我不会。”男人咯咯咯地笑了,“我会将从你身上所学,一点点的放在你的身上。”

男人这样说道。

“熟悉吧,这些套路全部都是你玩过的。”

恐慌。

让被抓住的人,彻底恐慌,他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露面。

就让沈碎一个人被困在这样的地方。

“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被我抓走,你身上那些伤口,没有药物,会慢慢别感染,会溃烂,会变得很恐怖。”

他咯咯咯地笑了。

一点点在给沈碎说起这些有的没的。

沈碎僵了一下,他微微抬头:“那你可能太小看我了。”

“你想要说什么?”男人抬头,冷眸微转,“你又想给我说一些无用的话?”

“当年的事情,你还是觉得自己没错?”沈碎现在知道这个人的来历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

那就用当年的事情,去问问他好了。

“那么多个同学,被你欺负,被你伤害,你甚至还绑架了其中一个。”

“你错了。”男人的声音沙哑,“是我做的,可是人不是我杀的啊,你知道吗?因为你那一番分析,他们认定我是凶手。”

沈碎的神色一下子变了。

他知道那场灾祸之中,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可他并没有说过,那个小少年是凶手。

“你不是凶手。”沈碎笃定的很,“所以你在怪我是吗?”

“他们那群人,无用的很,他们没有你那么好的脑子,却要用你那一套分析,他们甚至想都不多想啊,就把罪名怪在我的身上。”

男人咯咯咯地笑了。

他说其实不应该怪沈碎吧,可是现在活在世上,好像除却恨沈碎没有其他的理由可以让他支撑下去。

“所以,你想要杀了我?”

“不。”男人轻声道,“我也想让你尝试一下,被冤枉,却无法辩解的境地,我想看看,你这么聪慧的人,是不是下场比我好一些。”

他嘶了一声,舔了舔唇瓣。

这会儿表情变了,他笑了:“我不引导他们,也不告诉他们,由着他们去猜测,我用你的身份,把他们的系统全部都黑掉了。”

男人不疾不徐,把自己做的事情,全部都说了。

沈碎靠在那儿,神色略微变了一下。

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动。

“他们应该会怀疑你吧,毕竟虽说你现在受了重伤,可行动却还是能够自如的,对了,现在他们应该焦头烂额才是。”

沈碎在那边的档案里头,也是极其厉害的。

尤其这一方面。

他的身份,可以被很容易的甄别出来。

“当时你也没说过我是凶手,但的确是我绑架的,我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咎由自取。”男人轻声道,“可你千不该万不该那么聪明。”

沈碎将当年的案子,分析的很透彻,他并没有告诉别人,这个男人是凶手。

但当时负责案件的人,为了省事,直接将这个男人给抓了。

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他的身上,还背负了一条人命。

沈碎没有说话。

“怎么,现在就颓废了?”男人笑了,眼神之中满是狰狞。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沈碎摇头:“我颓废什么,你引导便是,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做。”

“清者自清?”男人笑得越发猖狂了,“你觉得这样的话,在我面前,有任何用处吗?在他们的面前,也没有什么用。”

清者自清这种话,纯粹就是屁话了。

“对了,你那个女人,肯定已经疯了。”男人指的是安歌,“也不知道,她那样聪明的人,能不能应对过去呢,你总比我幸运许多啊。”

起码现在在沈碎的身边,不是孤身一人。

还有一个安歌。

沈碎没有说话,他微微颔首。

身上疼的很,但这个疼痛,没有让他陷入困局。

“我们拭目以待。”

情况比这个男人想象之中还要糟糕。

那群人不止怀疑沈碎的目的,甚至于对安歌也产生了嫌疑。

要不是江警官以命相保。

怕是已经出大事了。

安歌的神色,很古怪。

“你觉得我们都是傻子吗?”安歌这样问道,“真要黑这些机密,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份,生怕别人不怀疑?”

江警官拧着眉头:“我也这么想,可是上面不是这个意思,越危险的,越是安全。”

“连你也怀疑沈碎?”安歌问道。

江警官急忙摇头,他跟沈碎之间的关系,很好。

根本不可能会怀疑。

安歌勾唇,笑了一下:“那不就得了。”

她伸手,在电脑上敲打了一番。

很快,整个系统又瘫痪了。

就在江警官的面前,安歌用了一遍江江的身份,将系统黑了,而且她的速度很快,比那个人还要快了不少。

安歌不以为意:“这样呢,怀疑你吗?”

“”江警官无话可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沈碎,从来没有。”

至于上司,刚派来的那个男人,会怎么想。

其实江江心里很清楚。

那个人之前就很不爽安歌,现在抓住了沈碎的小尾巴,肯定得大做文章。

他们内部,根本不是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和谐。

起码不是没有任何竞争关系的。

安歌抬头,扫了江江一眼。

“这很简单啊,我甚至可以用他的身份,去黑系统,但他那种人,我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安歌尤其嫌弃这种没有脑子的人,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这个人的地址。

安歌不说话,依旧在敲击键盘。

“这种事情,很简单,但越是这样,越是容易让人怀疑沈碎,这个人就是故意的。”

在这里开始心理博弈呢。

尤其在这个里头,很多人,发了疯想要针对沈碎。

“其实这里也不是完美的,其实这里也不是没有漏洞。”江警官这样说道,“每一个小环境,都是一个竞争的闭环。”

安歌没有说话,这个话倒是很赞同。

但是她没有说话。

因为她根本不在意这些。

江警官继续道:“或许他们要的只是这些蛛丝马迹,可以对沈碎动手的理由,而不需要,一些确切的东西。”

果不其然,江警官话音刚刚落下。

门外那个男人就进来了。

是要疯了吧。

男人呵斥一声:“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你真以为这里是你的家,就这么随意黑进来,不考虑我们这边的运作?”

安歌微微抬头,她已经容忍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