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今夜难眠(1 / 1)

权宠帝王妃 金九月 2277 字 8天前

柳老将军看到孙女胎动,就算之前有再多的芥蒂此刻都只有担忧,当即让府里的大夫为柳飘絮诊断。

柳飘絮却抓紧柳老将军的手,即便疼得额头冒汗,她依旧低声在柳老将军耳旁说了几句话。

柳老将军诧异。

柳老将军拍了拍柳飘絮,“乖孙女,肚子里的胎儿要紧,其它的交给爷爷。”

柳飘絮听到这句话,终于放下心,力量一卸,她随即晕了过去。

轩辕辰要谋夺皇位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陆清正和王庭谏耳中,两人都是轩辕绝留下的得力老臣,在分析完局势后,当即拿出了轩辕绝离京前留下的那两封信。

其中一封,指向宫中的唐温如,他是易容高手,必要时候,能易容成苍云帝稳住场面。

另一封信,指向驻守在外的轩辕靖,他离京之前约定,只要京城发出信号,他会立刻带兵回京,但需要两日。

所以目前,陆清正和王庭谏无论如何要拖住两日。

考虑到宫内禁军统领李秉瑞是自己人,这要拖住两日,应当不难。

“只要等王爷的兵马一到,就可以跟穆王抗衡,剩下的,就是等太子回来主持大局了。”

“柳老将军已经立刻飞鸽传书给太子,太子连夜赶回,最多三日。”

陆清正和王庭谏心中已经有了底,可是就在此时,一封来自南华阁的密信又再度传到了他们手上。

太子妃死了

太子万念俱灰。

“太子妃!太子妃怎么会”

陆清正不敢相信,可这个消息是南华阁的人秘密发来的,千真万确!若是这个消息让穆王的人知道,那、那形势就糟了。

王庭谏叹息,“这个消息瞒不了多久,恐怕穆王府的人很快就会知道。只希望太子能尽快振作,赶回京城,否则一切就都白费了。”

紫云国。

风漓莫站在井边,神色难看,“毒丫头真的死了?”

红霞公主沉默地站在旁边,艰难点头。

风漓莫眼眶发红,“是我的错,不该要她许下救人的承诺。是我欠她的,但我不欠你了,往后,我们再无瓜葛。”

“漓莫”

风漓莫再不听百里红霞的任何话,抓过一个士兵问:“轩辕绝在哪?告诉我,他在哪?”

那士兵被他的疯狂有些吓到,连忙指了个方向。

风漓莫飞身去找轩辕绝,只闯营帐,一把抓起坐在黑暗中的男人,“毒丫头死了,你信不信,都是这个结果!轩辕绝,璃国传闻里,说玄女是有生机的,虽然我不知道生机是什么,但如果是毒丫头,她一定可以!她不会舍得死的,你必须振作!只有你知道她会去哪里!”

轩辕绝将风漓莫的手推开。

风漓莫怒,“毒丫头是爱恨分明的人,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们欠她的去哪里还?!她不会的,不会什么都不要就这么走了的!”

“呵,本太子也希望她不会”

希望她不会

轩辕绝闭上眼,靠在墙角里,想着曾经的一朝一暮。

“主子!红莲!”

突然门外传来夕雪的声音,随即流凡和张环拉开了营帐,光线透进来,轩辕绝几乎睁不开眼,可他依旧看到了,开在营帐门口的一株红色血莲。

这是容惜音死后,开遍整个紫云国的,但之前营帐门口并未出现,如今却突然生长出了一株。

风漓莫:“一定是毒丫头!”

轩辕绝站起身,走到血莲面前,那血莲摇曳多姿,迎风而动,看起来真的宛如神迹。可下一刻,就在众人喜悦的目光下,轩辕绝忽然弯身,将血莲折断。

“主子!”

夕雪等人顿时紧张,这株血莲其实是他们移植过来的,难道主子知道了?

风漓莫气不过,“轩辕绝,你疯了你!”

轩辕绝将血莲揉碎在手中,他冷笑,“如果你真是她,就再长出来给本太子看看。”

说完,轩辕绝负手重新走进营帐内。

夕雪和流凡等人面面相觑,风漓莫则对地上的血莲十分的有信心,“既然它能凭空长出来,再长一次有什么难的。”

林琪对风漓莫无奈地摇了摇头,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他。

风漓莫见他们四人都是一副悲悯的样子,也明白过来,这血莲根本就是他们从别处弄过来的。

风漓莫指着四人,气得甩袖走了。

营帐内,轩辕绝无声张开手,那朵血莲实际上并未被他揉碎,只是碎了最外层的两片花瓣而已。

轩辕绝嗤笑,“你们都不是她。”

说罢,轩辕绝将血莲扔在了地上。那朵血莲被人丢弃,陪着轩辕绝一同在黑暗中,等着不久之后的彻底凋零消逝。

一夜很快过去,随着天光透进来,轩辕绝随意地看了地上的血莲一眼,那血莲竟然还是栩栩如生。他嗤笑了下,不以为意。

京城内,轩辕辰为了晚上的计划,正加紧联络京城四周的兵马,早在轩辕绝离开京城的时候,他就跟这些兵马保持联络,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

轩辕辰已经将计划告诉了淑皇后,而静妃通过王常的消息,也知道了今晚宫中将会有变。

双方都在各自准备。

风雨欲来。

随着夜幕落下,蒋太医背着药箱,急匆匆进入太极宫。苍云帝面色苍白地坐在座椅上,精神十分不济,还咳出了血。

蒋太医看出,这血是因为中了毒才磕的,想必是穆王的手笔,可想到今晚的目的,他不敢声张,作势把脉。

“皇上,微臣替您诊脉。”

苍云帝伸出手,蒋太医颤抖地诊断着,半响,抖声道:“皇上,您、您的脉象、脉象”

“朕的脉象怎么了?咳咳咳。”苍云帝艰难地问,掀眸看向蒋太医,“抬头看朕,说话。”

蒋太医忽然跪下,“皇上!皇上!”

苍云帝已然明白蒋太医的意思,“朕还有多久?”

“恐怕、恐怕恐怕难过今夜。”蒋太医如今是太医院院首,也是国手,一直替苍云帝诊治,没人比他更清楚苍云帝的情况。

“这么说来,朕得叫穆王和皇后了。”苍云帝点了点头,又看向蒋太医,淡淡问,“穆王给了你什么允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