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攻入临安(1 / 2)

绍兴府被唐国攻破,北部唐国的兵锋已经直抵余杭。

临安被两国夹在中间,为了抢先攻占临安,武烈已经不顾一切了。

若是被唐国围在这里,他就只能灰溜溜的走人,临安什么都没他的。

这趟行动必然是以失败告终,再说现在有个理由,让他豁出命也要抢先攻下临安。

他怎么都没想到,钱巽这个国主竟然还会呆在临安。

要知道细作已经说了,朝廷已经几日前就走了。

带着临安的大小官员还有世家、学子无数。

他本来还以为要白跑一趟,谁知道临安竟然会有这么大个惊喜存在?

只要钱巽在这里,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抓住钱巽,其他什么东西都不重要!

当下武烈就下令,不计损失必须要攻下临安。

他从附近抓来许多的平民,开始打造攻城器械。

投石机都从船上搬下来,一刻不停的冲着南城猛砸。

这是跟元国那些人学会的,远程攻击有时候就是很有效。

临安城头死伤无数,两边围绕南城墙开始了拉锯战。

钱巽的本意就是将他们吸引在临安这边,好让那些人能够顺利的逃出去。

临安这边的守军,都是他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

能征惯战的死士,只要将武唐两国的目光吸引在临安,那他的大乾就还有机会。

最差也能到东海南路,依靠那边的地形偏暗一隅之地,做个守成之主。

方方面面他都想到了,除了没有想到他的儿子会擅作主张。

这可能就是命吧,他死了老钱家一门就没男丁了。

就算逃出去那些姓钱的,也只是挂了个姓而已。

根本就不可能被扶为国主,那样百家也不会同意。

六月二十五,唐国五万大军攻陷余杭,余杭守军全部阵亡。

六月二十六日晚,唐国的大军终于出现在临安北城。

此时,武烈已经在南城打了五天了。

这些日子,投石机砸出的石头,都能堆成一座小山。

宽达十丈的护城河已经被填平一道通路。

可惜临安太过坚固,到如今还没有攻破。

武烈心急如焚,唐国的北路军已经到了临安。

南路军也将要攻破绍兴,若是他五日内还打不下临安。

那就必须要从水路撤退回武国,不然就面临被包饺子的局面。

唐后周镕是跟他有协议在先,但是协议并没有包括临安。

如果他被唐国围起来,那周镕必定不会吝啬将他送去见武空帝。

毕竟这是人家琢磨许久的东西,让他抢了那还不得发疯?

临安啊临安,你真特么的高!

武烈望着被砸的摇摇欲坠的南城心中吐槽道。

只差一点了,希望能够快点将钱巽给抓住。

到时候顺水入海,就算唐国再不乐意也没办法。

“传令,连夜攻城,谁先攻入城中,连升三级、赏金万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武烈的命令下达之后,武国军士就好像是打了鸡血。

扛着梯子就嗷嗷的向前冲,城头的守军几乎伤亡殆尽,只剩数百伤兵在城头硬顶。

“国主!”

“国主!”

钱巽走上城头,看着这些士兵的伤势。

“辛苦大家了,坚持过今日,明日我允许大家开城投降!”

钱巽拍着其中一名士兵的肩膀低声说道。

“不,国主,我们生是乾国人,死是乾国鬼,绝对不会投降武国!”

士兵们顿时站起来大声喊道。

“好!好!不愧是我乾国的好儿郎!那孤会与你等一起同生共死!”

“国主保重身体,我们将为国主战至最后一人!”

钱巽满含热泪,他从不知道这些士兵如此可爱。

若是早知如此,他也定不会像如今一样窝囊半生。

有这样的忠义之士,又何惧什么武国和唐国?

国家都被无胆、无血性之人带领,怪不得会越来越弱了。

武国的进攻再次拉开,无数士兵扛着云梯冲向城头。

钱巽将那把九龙剑送给士兵中的一位勇士,自己拿着长刀劈砍起来。

这是钱巽第一次上战场,但很快就将不适感给抛掉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杀人后的不适。

又是一夜,天明时分武国军队才退下修整。

几百的残兵只剩下一百多人。

钱巽的手臂也被划开一个大口子。

简单包扎之后还不时的渗下鲜血。

“国主,回宫驻守吧,这里防不住了!”

禁卫统领浑身带血的向他建议道。

“好!带儿郎们一起回宫!”

钱巽当即